党建动态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建思政 > 党建动态 > 正文

安蓉泉书记在2015年党员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上传时间: 2015-04-14  来源:  作者:安蓉泉  浏览次数:[]

2015年党员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201549)

党委书记安蓉泉

 

开学以来,党委同志到各二级学院调研了一遍,和分院班子成员、中层干部和部分党员代表做了广泛交流。在为大家的勤勉工作和来之不易的成绩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体察到了大家工作中的压力,听到了一些工作中的难题。这些压力和难题,有的我现场作了一些分析,但感觉意犹未尽。

一方面,我让党政办把大家的意见和问题整理出来,分送党政班子成员,专题再商量解决或缓解的办法。另一方面,我想借杭职院全体党员代表都在场的机会,谈点想法。在和分院同志们交流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深切感受:杭职院藏龙卧虎,专业人员占据绝对优势,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依靠力量。我们现在专业教师317人,占到所有教研人员的79.6%。教研人员508人,占到666位教工的76%。专业上的事情,需要具有专业知识的人才按照学术规章来办理和解决。杭职院发展到今天,有些“难题”是专业上的,也有些“难题”和专业有关系,但在我看来,更多地是认识上的、管理上的、心理上的,需要用非理工科专业的眼光、用人文的思维来认识。我谈三个问题:怎样看待今天的“辛苦”?怎样对待今天的“困难”?怎样担待今天的“形象”?

 

第一,怎样看待今天的“辛苦”?

现在,杭职院很多同志感到很忙,很累,很辛苦,有点疲惫感,这是事实。问题在于,用怎样的思维和心态看待这个事实?我们一起分析一下杭职院目前的基本状态,然后再下结论。杭职院目前是怎样一个基本状态呢?

1、高位竞争。杭职院经过前些年的快速发展,赢得了高职界同行的关注和认可。我们在校企合作、工学结合、部分专业建设、创业园建设、公共实训基地建设等方面,走在了全省乃至全国高职的前列。但是,我们有的优势,别人在学;我们没有的优势,别人本来就走在我们前面。我们非常努力,但“前有标兵,后有追兵”,杭职院处在了“高位竞争”的态势之下。产教融合你有没有新发展?反正人家在不断引入新的企业;四年制试点你有没有在准备?反正人家在“磨刀霍霍”、“虎视眈眈”;央财支持、省市支持的项目你是不是在努力争取?反正人家在千方百计、千辛万苦地准备;国家级大赛你没有有搞过,想不想搞?反正人家早就再弄并且势在必夺!如果要在这些“高位”上和兄弟院校你追我赶,大家肯定辛苦。

2、后端追赶。虽然杭职院现在名声在外,就像一些老外现在一说中国,“哇!你们中国好富呀!你们有钱……”国家有关部门前些年也在检讨,我们为了争取国威,习惯把中国最好的地方,比如“北、上、广、深”等地发达的一面展示给老外看,没想到非洲朋友对我们不满意了,“你们中国这么发达,没有美国人出手大方,给我们的支援太少……”。他们站在外围不了解,中国还存在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贫富之间的“三个不协调”问题。同样,很多高职同行在外围,看到了我们展示的杭职院的优势,但他们不一定了解杭职院过去的发展起点,不一定了解杭职院在快速发展中,也存在“三个不协调”现象,这就是“分院和分院之间、业务和文化之间、期望和能力之间”的三个不协调。我们所有分院都在发展,但有的分院总体还处在左冲右突的摸索之中,校企合作、专业定位、骨干教师等方面问题还多;学校的文化建设这几年有了一些进步,但总体上文化氛围不够浓、文化品牌不够多、文化自信不够强;伴随着发展和眼界的开阔,大家各方面的期望值提高了,大家经常会提出一些新的意见和更高要求,我也会时常反问“你有什么建议?”有的时候能得到一些信息,有时候回复是“我还没有想好……”,或者给我一个腼腆的微笑——我们的干部队伍、专业队伍、教工队伍在众志成城、克难攻坚的精神状态和创新能力方面,还存在一些差距,提问题容易,解决问题难。以上这“三个不协调”的存在,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工作效能,会使我们感到比较辛苦;我们正在努力追赶,也会使我们比较辛苦。

3、机会增多。去年以来,杭职院的发展机遇、新上项目明显增多,友嘉机电学院新建电梯实训基地和西子航空工业学院,达利女装学院拿下高职高专服装技能大赛国赛的主办权,普达海动漫艺术学院启动产学对接重点项目,临江学院生物制药技术专业产学对接项目申报成功,继续教育学院开始建设彩虹鱼康复护理学院……,进接着,省政协领导来访调研,省政府领导马上要来,全国高职高专校长联席会主席团扩大会议下月将在我校召开,杭职院和省特检院合办的一个新的学院已经在筹建……。在纷至沓来的这些发展机会里面,凝结了大家辛勤劳动和汗水!没有这些辛苦,就没有这些发展新机会!

4、难题增多。伴随着高位竞争、后端追赶和机会增多,必然难题也相应增多,比如工作量增大后人手更紧张了,对外合作扩展专业力量不够了,质量要求提高工作难度增加了,课题、项目积极争取各校之间的竞争更激烈了,发展多年回过头看设备老化、激情减退、管理细节上的很多问题显露出来了……。如果迎着难题上,想解决这些难题,解决的过程,当然会比较辛苦。

我上面分析的导致我们现在比较忙、比较辛苦的这四个原因,其实是想分析一个哲学现象——这些辛苦,都是发展的阶段性带来的。什么“阶段性”?一、杭职院还处在“爬坡”阶段,我们走在半山腰上。相对于山下,我们上升了,相对于山巅,我们还在山下。二、半山腰是一个“斜坡”,停不下来了,我们如果不努力再往上爬,不进则退,就有可能顺坡滚下来。三、要继续“爬坡”,辛苦没法避免,很正常。——所以,辛苦,是现阶段杭职院所有干部和党员的“工作常态”。如果我们不在杭职院工作,或者说如果杭职院这些年没有大发展、没有上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许不需要这么辛苦,不会有这样的“工作常态”,当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发展机会。我们要“想通”这个道理,没有办法,谁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高位竞争、后端追赶、机会增多、难题也增多的大发展的特殊阶段呢?

 

第二,怎样对待今天的“困难”?

最近和各分院班子、中层干部和党员代表交流,能感到大家的压力。在前面的党代会报告里,我代表党委也分析了当前的工作难点,还有很多难题摆在我们面前。从学校层面看,深化产教融合、提升干部队伍、完善二级管理、优化激励政策等,都是难题;从分院层面看,校企合作、专业建设、教学成本增加、实训设备老化、双师队伍建设等,更加复杂;从教师层面看,教学质量、课堂调控、课题申报、项目争取、外出学习都有一些难题,甚至在政治新常态下,教师出去和企业合作、和学生联络的交通费报销也成了一个难题。这些的确都是需要破解的难题,“困难”是客观存在的,问题是我们怎样对待这些困难。我说两个观点:

1、困难是大家的困难。学校的、分院的、教工的困难,表面上是分开的,其实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们走在前面的一些分院,由于校企合作融合的比较好,企业的市场引领、能工巧匠、先进设备和真实生产环节的引进,对于我们老师的专业建设、教学质量、项目申请、课题申报等都带来了很多益处。学校产教融合不继续深化和创造新鲜经验,分院的校企合作路径就比较狭窄,就不容易深下去;分院的校企合作不到位,会直接制约专业的定位,专业定位摇摆,反过来影响到教师的教学质量、课题申报、项目争取的能力。换一个角度看,教师的专业能力、课题申报、项目争取、交通费报销等“具体问题”,好象是个人的事情,其实直接影响到分院的专业建设能力,影响到分院同企业合作时的“实力”和“底气”,影响到专业教师和企业、和学生的结合度……,而上述这些困难,又都是学校党政班子关心关注的,希望创造条件共同克服的困难。总之,困难,是大家共同的困难。

2.困难需要大家共同克服。去年,习近平同志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思想。什么意思呢?我理解有两个核心词:一个是“依法”,不允许个人凌驾于国家法律、规章纪律之上;一个是“参与”,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各级管理者要注意吸收民间智慧,实现民主决策科学决策。在这个意义上——

从中央到各省、市、县(区),大都建立了由各路行业专家组成的智囊团,各地都在建立“智库”。杭州城市管理实行了“楼道长制”、“河长制”,推进了“新门前三包”和“志愿者服务”……。我们杭职院实行了学术委员会制度,实行了和密切联系师生的“校长接待日”和“学生月度座谈制”,开展了教工“走进学生”、基层党组织“三个一”等系列活动,这都是试图通过多种渠道,了解情况和意见建议,动员大家一起解决我们工作中的难题。但是,在“共同治理”的理念上,在“民主基础上”集中的理念上,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提高认识——

比如,一些二级学院校企合作的深化,当然需要学校这个层面创造条件、多想办法。但我也在想,那么多的专业领域,每个专业对应的省、市企业那么多,学校领导就是24小时连轴转,也做不完这种“包打天下”的事情。我们各分院的领导、相关专业负责人和党员教师骨干,既然从友嘉、达利两个学院校企合作中看到了方向,又有着比学校领导明显的各自专业优势及对相关企业熟悉的优势,加上人多力量大,如果大家能够花出足够精力,对杭州、浙江的相关行业企业情况进行筛选,和尽可能多的企业进行对接,对本分院的校企合作提升、专业建设方向等有个比较清晰的想法,然后把进展情况、洽谈结果、双方意见和需要学校党政班子出面解决的问题等信息抛出来,那样,就会大大加快我们校企合作的专业化程度和推进速度。

再如,有的分院在积极推进“小班化”改革过程中,教学成本加大了,这里涉及到教师工作量问题、教室安排问题、课时津贴分配问题等,如果解决得不好,可能危及下一步教师们推进“小班化”教学的积极性,怎么办?一种办法,两手一摊,学校你们看怎么办?多给些课时津贴吧!由于每个学院情况都不一样,由于我们实行的是二级管理制度,由于每个专业都多给津贴今天还不现实……,因此学校出台新政策就可能要等较长时间。还有一种办法,二级学院身在教学一线最有发言权,也方便了解兄弟院校的专业教学遇到类似问题的做法,可以主动思考,学习先进经验,先提出一些意见建议来,推动学校职能部门共商对策。上面两种办法哪种办法好呢?我想还是后一种更好。

又比如,一些在管理岗位上的老师提出:管理岗位人员的个人发展、项目争取能力不足,能不能给予培训和指导?这样的问题合情合理,也很有价值。不过我在想,为什么市委政策研究室把下一步杭州职业教育发展的课题交给我们学校?为什么现在市里提出“三学”,到天津学习职业教育的经验,还是邀请我们一起去,并请我们直接给市里执笔写政策建议?因为市委的“笔杆子”再会写,也没有我们更了解职业教育的情况。同样,学校职能部门再关心,也没有我们老师自己更了解情况这个“阶层”的需求和想法。我在调研时,就曾对一位老师这样说:“你这个意见非常好。你牵个头好不好?联络一批相同背景的老师,你们先一起商量一下,了解一下其他兄弟院校有没有一些好的做法,然后给学校职能部门提个管理岗位教师提升能力的建议,那该多好啊!现在学校的摊子大、任务多,学校行政机关“瘦身”后,关键部门忙得团团转,节奏很快,或者说太快,工作有时就做不细。当面对一个个问题时,如果我们的党员骨干能主动进行调研,积极提出解决问题的良方,从而影响决策推进决策,问题就会解决得更快、更科学和更令人满意。

还比如,一方面,现在一些教工党员反映党组织生活比较单调,缺乏吸引力;另一方面,党委组织部的党费每年都有一些节余,我给组织部商量,希望多拨点下去,只要党组织能够提出有内容、形式合适的活动方案,就大力支持。但总的看来,丰富多彩的活动形式很是不多。我到一些分院和党务干部对话,甚至举出了一些国外宗教团体开展活动的例子,为什么他们也是“兼职”干的,也没有“出省”、“出市”活动,活动也能很有吸引力?不是钱的问题,我想,最后还是我们研究党员需求、为党员服务的意识和能力问题。基层党员活动的内容和形式怎样更好地符合上级要求和党员需求,党委今年要安排8次周末培训,还会推荐一批书目,党务干部也要主动思考、多方借鉴,提出创新活动方式的意见建议。

 

第三,怎样担待今天的“形象”?

“怎样看待今天的辛苦?” “怎样对待今天的困难?”最后,都要落脚在每一个党员代表“怎样担待今天的形象”上。

总体上看,杭职院走在教学、科研、管理、服务岗位上的先进人物,绝大多数是由中共党员组成的。这是一个基本事实。这是我们这个党虽然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完全解决,但基础牢固、领导有力的重要“基层”原因。但是,和一些没有共产党员身份的教工相比,我们在座的各位党代表在遇到“辛苦”和“困难”时,还可以想想几个问题:

1、想想“八条”。校党委在征集师生意见建议基础上,提炼出来的“教学骨干、服务标兵、管理能手、改革先锋、雷厉风行、关爱师生、处事公正、公私分明”这八条,我做到了吗?和身边的党员甚至非党员相比,我走在前列了吗?

2、想想“状态”。在遇到怎样看待今天的“辛苦”、怎样对待今天的“困难”等问题时,我的状态怎么样?比如,我是不是分院的教学骨干,教学质量优良,学生喜欢听我的课?在和学生接触或学生有难处找我时,我是不是做到了关心爱护、尽心尽力、处事公正?在涉及到名利、待遇问题时,如果需要我做出一些选择,做出一点让步时,我是不是能够做到团结为重、和谐第一、任劳任怨、不那么计较?我们一般不刻意地强调党员同志“牺牲”,但在发展的现阶段,在有些时候有些情况下,确实需要社会的先进分子勇挑重担、冲锋在前,需要把“平凡的发展”升华为某些名利的“壮美的牺牲”。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有一批社会先驱、精英分子走在发展的前列。

3、想想“未来”。再过三、五年,乃至八年、十年,当杭职院在基本缓解了发展的“三个不协调”问题时,在我们创国家一流高职院校又攀登上新高峰的时候,我们这些作为“过来人”的杭职院的首次党代会的代表,如果都能坦坦荡荡、毫无愧色地说:在学校发展和转型的特殊时期,我把辛苦作为“工作常态”,把困难作为“锻炼平台”,把形象作为体现个人精神价值的“外在标杆”,大步先行,以身示范,真正发挥了一个杭职院党员代表应该发挥的“先锋队员”的作用,那该是多么自豪,多么光荣!

上一条:贾文胜校长在2015年党员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下一条:我校党建大讲堂正式开课

关闭